陈一冰回忆伦敦奥运丢金:国际体联欠我冠军颁奖仪式


网易体育8月19日报道:

体操奥运冠军陈一冰接受邓亚萍采访,谈到了伦敦奥运会错失吊环金牌,这位名将难掩失望,直言当时自己站在领奖台上人都是木的,而国际体联欠自己一个冠军颁奖仪式。

伦敦奥运会的吊环比赛非常具有争议,陈一冰意外失金,巴西选手在落地动了一步情况还拿到金牌。往事回首,陈一冰说道:“除了我自己失误,应该没有人能够赢我,我超级自信,当时国旗都放在包里,其实我就等最后欢呼了。”

“看到他动了一步,我踏实了,想一会采访说点啥,因为对于我非常完美了,因为男团已经卫冕,吊环如果夺冠,也是卫冕,我就是史上第一个奥运会吊环卫冕的选手。突然间一打分,就是全场嘘声,我一看比我高0.1,我当时脑子和心里是空白的,我没有反应,就是觉得不太可能。然后巴西选手已经祝贺了,我想我应该去祝贺一下对手,虽然后面大家都说我大气,但那一刻我是下意识的,当时其实特别难过,那一段都是空白的,站在领奖台上人也是木的。”

“我看到冯喆在双杠落地稳后拿到冠军,披着国旗,我当时就哭了。我们坐在那里加油,然后不太敢哭,觉得很难过,因为就这么结束了。回国后很多人接机,我没有想到这么多人来接,没想到很多人关注银牌这件事儿,包括今天坐在这里再聊那件事的时候,我觉得能翻过去是得到大家的认可,但是每当想到银牌的时候还是有一种不甘,因为我没有输,我就是金牌。作为运动员来说,站在领奖台看着国旗升到最高,唱国歌,就是缺少这种仪式感。”

对于是否留下遗憾,陈一冰表示,“如果说遗憾,国际体联什么时候补给我这样一个仪式,我这种遗憾能过去。奖牌颜色不是最重要的,但是这种神圣仪式是所有运动员愿意付出血水、泪水和汗水的一种状态。”

陈一冰还表示在国家队当编外队员长达五年时间,“刚到国家队也不是集训,也不是正式的,甚至我住的宿舍房间上都没有我的名字,失落感是有的。我每次年底开完会,我都要问领队,我是不是要打包回天津了。”

“我下定决心要做国家队最努力的队员,每天比别的队员早进场馆一个小时,晚出场馆一个小时,教练不在的时候我就练力量。”对于从代训到拿世界冠军用了多长时间,陈一冰说道:“2001年到2006年吧,直到2005年我才算到了国家队,为什么后面比赛稳定,因为那个时候心理沉淀,虽然不出成绩,也会现实看待竞争,好不容易站在那个位置上会更加珍惜。”

对于伦敦奥运之后中国体操男队成绩下滑,是哪里出了问题,陈一冰说道:“有选材问题,体操人口基数在减少,像天津女队的女孩不超过15人,男孩也就三五人。都知道体操很苦,淘汰很残酷,好多人都不练了,选材上就很少。”

“国家队一些运动员,在我看来,训练专注度不如我们以前,比我们的那个专注度和吃苦的时候还差一点儿。比赛比的是狠劲儿,这狠劲儿从哪里来,就是扎实训练,在逆境中能够坚持住,比赛哪里那么多顺境,大多数是逆境,考验的就是有多厚的底。”

退役后的陈一冰在北师大当了老师,对于为何不当教练,陈一冰说道:“因为我知道训练很辛苦,不想再折磨其他人,如果我当教练一定会是特别狠的教练。”

作者:江枫

(责任编辑:王孟菲_NBJS10260)